癌症病人吸收辐射剂量超两倍 医生过度劳累害死人!

V2CCBI5ZIJE2DKDZRGZWPZ4N6M查看图片

图片来源:http://www.radiation.co.nz

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Lesley 编译  由于医护人员过度劳累,压力过大,一名前列腺癌症患者不幸接受了多于规定计量两倍的辐射,对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伤。

据悉,1999年,这位A先生最开始被诊断为患有前列腺癌。

当时他接受了手术。但是在2014年,癌症细胞又“起死回生”,他的骨骼和脊柱中长出了肿瘤。

当时,奥克兰放射肿瘤专科公司( Auckland Radiation oncology Limited,简称ARO)的一名医生决定进行姑息疗法,让A先生最多吸收32戈瑞(gray)的辐射剂量。

但是,各个医护人员在检查治疗方案以及进行治疗的过程中,都没有发现用于降低辐射剂量的楔形监控器被移开了。

这个错误意味着A先生接受了三倍剂量的最大辐射治疗,即93.4戈瑞。

卫生与残疾食物专员的事件调查报告指出,目前还不清楚这个措施是由于人为还是技术上的错误发生的。

但是,在发现错误之后,ARO开始了内部调查,最后发现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大是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。

据记录,员工的加班时间都高于正常水平,而且高级医护人员的人数时常不稳定。

在治疗失误之后,A先生的后背出现了伤口。他需要妻子帮助持续敷药。

他也无法开车或走楼梯。

2017年,A先生在家不幸去世,但是卫生与残疾事务专员的报告并没有调查A先生的死因,只是指出了他之前接受的治疗的质量问题。

专员的报告发现ARO违反了《健康与残疾服务消费者权益法》,没有向A先生提供合理的照顾和服务。

此后,ARO做了一些调整,以避免重复事件的发生,包括在患者治疗的第一天对所有病人的所有参数进行预处理检查。

同时,ARO还引入了二次检查的电子程序,以排除治疗中的人为错误。

卫生与残疾事务专员已要求ARO就违反《健康与残疾服务消费者权益法》的问题向A先生的家人进行书面道歉。

此外,专员也建议ARO与新西兰其他放射肿瘤科分享本次医疗事件的细节情况(病人为匿名),以确保有恰当的政策能阻止其他医护机构发生同样的错误。

关于姑息疗法:

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,大多数癌症患者在初次就医时就已经处于癌症晚期。 对这些人而言,唯一现实的治疗方案就是缓解疼痛和姑息治疗。 为改善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,已具备有效的姑息治疗方式。

剂量 两倍 劳累 害死 辐射